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校园 >

王斌:当前人民币汇率应该锚定在什么基点上

2020-11-10 03:25 浏览:

王斌:当前人民币汇率应该锚定在什么基点上

  无论是官方的说法,还是民间市场的研究,基本上都认为,2015年“811”汇改之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基本上是在合理均衡水准上保持双向波动及稳定,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程度已经全面提升。比如,“811”汇改到2016年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总体贬值了13.4%;2017年年初至2018年3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总体升值了9.4%;2018年3月底人民币兑美元由6.24贬值到5月底的7.13,贬值了14.2%。9月份之后由此升值,到10月23日升值到6.68,升值幅度达6.4%。所以,市场及官方都认为“811”汇改之后,人民币汇率开始有涨有跌,在稳定的基础上双向波动。

  但实际上,这种观察仅看到表象,2015年以来人民币汇率的有涨有跌,政府因素可能要比市场因素要大,这段时间人民币汇率波动其实与经济的基本面关系不是太大。比如2017年底到2018年3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升值,更多的是各种政策干预的结果;而2018年4月初以来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贬值,更多的是中国政府对冲美国强行增加征收出口到美国的中国商品关税的结果;只是最近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更多的是美元汇率贬值的结果。比如,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4.5%,美元汇率下跌4.3%,欧元兑美元升值5.9%,日元兑美元升值4.1%。

  不过,面对市场因素引发最近人民币汇率持续升值,中国人民银行从10月10日突然宣布,自10月12日起把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由20%降至0%,以此来减轻购汇成本,理论上让投资者购买更多的外币。由于外币需求的增加,人民币升值的压力自然会降低。但市场并没有顺着政府这种政策意图,人民币只是跌了一天便反弹,而且近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到更高水平。还有,10月27日或昨天,中國人民银行再度出手,要求报价行将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定价机制中的逆周期因子淡出使用,导致昨天代表官方意志的中间价6.6989,下跌264基点,大幅贬值到一个星期来低点。更有媒体指出,国家外汇管理局拟把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额度增加100亿美元,藉此释放出政府不愿意人民币汇率快速升值的信号。

  可见,中国这种以市场为基础、有管理的汇率制度,对于人民币汇率更多的是管理,而不是市场。因为,尽管政府推出的这些措施对阻止人民币汇率升值起不了多少作用,因为当市场预期人民币升值时,持有人民币的企业及居民是不愿意用人民币购买外币的,尽管这样,政府还是要推阻止人民币升值的措施。可见,就当前的情况来看,中国政府是希望通过对人民币汇率的适当干预,不愿意人民币汇率快速升值。

  对于政府对汇率的影响与干预,尽管那些汇率完全自由浮动、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国家,政府干预汇率市场也是常见的事情。在国际上这方面的例子很多,比如说,日本在2003年为了避免日元升值,一次性买入了1500亿美元,而此前日元已经完成了汇率市场化。2010年,欧债危机爆发以后,避险资金大量流入瑞士,使瑞士法郎大幅高估,导致通货紧缩。于是,瑞士央行于2011年9月设定瑞士法郎兑美元汇率上限,以缓解通缩压力。也就是说,即使实行汇率自由浮动汇率制度的国家,在必要的时候,这些国家也会进行市场干预。但是,“811”汇改之后,人民币汇率是出现有涨有跌的双向波动,这种波动更多的是政府干预的结果,特别是2018年4月中美贸易摩擦不断恶化之后,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更多的是政府对冲中国出口到美国商品关税的结果。

  可以说,在以信用货币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下,一国货币与另一国货币的比价关系,既与实体面的因素相关,也有非实体面因素渗透,最为重要的是如何保证国家利益最大化。所以,在现代经济生活中,政府通过政策来引导一国货币汇率是无可厚非的。问题就在于人民币汇率应该锚定在一个什么样的水平上更为合适,更能够达到国家利益最大化。因为,“811”汇率之后,人民币汇率的双向波动不仅没有让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市场化程度提升,促进国内经济持续增长,也没有增加人民币国际化程度,反之这几年人民币国际化的程度在收缩(即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及国际贸易结算货币所占国际市场的比重逐年下降)。所以,就国家经济的重大发展战略来说,人民币汇率应锚定在一个稳定中持续走强的水平上。这是一个重要选择,也是人民币汇率走势的选择。

  因为,中国作为全球经济第二大国,如果人民币汇率迟迟处于弱势甚至贬值的态势下,那么中国要成为全球经济的第二强国是不可能的。目前人民币占全球储备货币1.67%,也就说明了全球各国对人民币的认可程度是相当低的。在这种情况下,不仅不利于人民币的国际化,不利于中国企业走向国际市场,也不利于增强国际市场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其重要原因就在于全球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不足,在于人民币经常处于贬值状态,在于人民币汇率更多的是受政府影响与干预。而要改变这种状态,中国政府既要给国际市场一个可信的承诺,增加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透明度及市场化程度,也要保证人民币汇率持续稳定及稳定中升值。

  还有,人民币汇率的持续稳定及走强,也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新发展格局所具备的重要条件。只有人民币在稳定中升值,不仅可以让国内资金留下而不是外逃(“811”汇改之后,大量资金逃出中国,就是因为人民币汇率大幅贬值的结果)、扩大进口,提升中国出口产品的质量及品位,为国内市场提供更多的投资与消费的机会,也可能吸引更多的国际市场资金流入而促进中国金融市场的繁荣,也有利于引进国际上的先进设备和技术等。

  可以说,就目前中国经济发展新格局来看,以内需为主导的循环经济,是人民币汇率政策调整一个重要时机。人民币汇率政策应该改变以往“鼓励出口创汇”老路,而是要转向重点支持经济发展的新格局。因此,人民币汇率应该锚定在一个“稳中升值”的水平上。这不仅有利于中国采购全球优质商品、设备及相关技术,促进居民消费增长,提升居民生活水平,促进国内企业技术创新等,而这是增强国内经济体质的重要方面;也有利于缩减中国贸易顺差规模、协调中外经贸关系,减少日后再发生贸易摩擦的几率,同时也是人民币国际化最为重要的一步。所以,目前中国政府的人民币汇率政策更多的应该是一种长期的战略性抉择,而不是仅为一种应对市场的短期措施。当前的人民币汇率水平更应该是稳定中升值,而不是表面上的双向波动。

上一篇:黄彦:念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