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认知 >

Juniel你最想过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2020-11-26 15:45 浏览:

Juniel你最想过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这是一个开放性的问题,因为我现在正处于一种迷茫的时期,所以,我想听听大家的想法,你最想过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可以是具体到每一天怎样过,有一个具体的时间线,也可以是你的一种生活状态,或者仅仅只是一个大体的概述,你的职业,你的家庭,你想经历的事情等等等等。

  在春天,将所有的种子埋下

  去奔跑,梳理马驹的皮毛

  跨过山与海,另一边

  这是我曾期许的生活

  在夏天,将瓜果打的零落

  和寥廓苍穹,拨弄银河

  虫鸣蛙响,薄薄的雾色

  这是我曾期许的生活

  在秋天,寄给朋友书信

  粘连好破碎的烛火

  密存爱与沉暮的瓦罐

  这是我曾期许的生活

  在冬天,就这样死去

  这是我曾期许的生活。

  二线城市

  相对稳定的工作

  中产阶级的工资

  有周期性的假期

  希望可以有个小店

  来当做自己的副业

  可以是小清吧

  也可以是小书店

  当然也能是小面馆

  每天按时开门按时打烊

  不求月有盈余 只要不亏就可以

  和来来往往的客人交朋友

  听他们讲讲自己的故事

  每周要有三次

  和家人一起晚上出去家庭活动

  领着孩子去超市买零食

  是个男孩子呢

  就故意不给他买他看上的玩具

  然后看他吵吵闹闹 让他答应要听话就买给他

  他有犯错误的话就板着脸认认真真地教训他

  是个女孩子的话

  那就买买买 要什么买什么

  惯出一身公主病也没事

  但也还是希望她可以好好长大 知书达礼

  希望多存钱

  然后定期和孩子他妈一起到处旅游

  买一张好大好大的地图

  每去一个地方就插一个小红旗

  最后就是希望住得离父母近一点

  当然是指双方父母啦

  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码这些字的时候

  都觉得好幸福

  谢邀。

  最想的生活啊…老实话,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爸妈身体健康,妹妹学习好,有个知心多年的铁杆闺蜜,自己被老公宠上天。

  老公工资可观,用他的话说,虽然没有大钱,却足够让我想买什么买什么了。自己工作稳定,工资少一些,但也相对比三甲医院清闲。同事之间相对和睦,勾心斗角的事很少,不累心。

  和公婆住在两个城市,一年顶多回去一两次,基本不存在婆媳矛盾。

  我十分清楚的记得,自己在上学的时候就对朋友说过,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现在好好上学,将来能有份好工作,嫁个好老公,生个好宝宝,全家都好好的。嗯…现在除了生宝宝还在努力外,剩下的基本都实现了。

  我这人一直都喜欢平凡安定的生活,也许有人说我这叫不求上进。不过随便啦,我就是喜欢我现在过的日子。我和老公很努力的工作,努力的经营家庭,不吵架,我有事没事冲他撒娇,他把我放在心上,把他所有都捧到我面前。

  曾经看书的时候读到一句话:“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就去找能给你这样生活的人。”

  爱情如此,友情如此,工作也是如此。

  所以你迷茫的不是自己该怎样生活,而是还没想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就去努力。

  不过要记得,手中得来都不易,最重要的还是学会珍惜。

  1.住在图书馆。

  2.去故宫修文物。

  有一种生活方式我特想往,就是在一个比较方便的城区弄一高层公寓,公寓内部分两层,一层是厨房、厅堂、健身房和开放式阳台,二层是四个独立房间。

  独立房间都租出去,来住的是做科研的、做新闻的、搞民谣的,还一个就是我。

  这几个人都不爱说话,早上从自己房间下来到厅堂的大桌子上吃早饭,看见另外有人也下来了就一起吃,边吃边聊。

  然后搞科研的去实验室搬砖,做记者在大厅写稿,笔记本旁放一杯美式,我去开放式阳台上健身,那个搞民谣的也在阳台,弹一段哼哼一段,然后把歌词写在小本上。

  就这么到中午,吃饭,订外卖,一边吃一边听记者跟我们说世面上那些禁止被报道的事,然后我和歌手一边听一边“嗯,嗯,牛逼...”

  下午,记者继续赶稿,我在大厅找本书看,歌手歪沙发上翘起腿戴着耳机听歌,大厅里极安静,有时能听见翻书声,有时能听见鸟叫,窗帘被徐徐吹进室内的微风拂起,就这样到黄昏。

  搞科研的回来了,他化学方向的,烹饪爱好者,买了菜回来,用电磁炉给几个人做黄焖鸡饭,几个人一边吃一边听搞科研的说他的最新成果,还有圈子里的一些八卦,我们就“嚯家伙,牛逼...”

  晚上,几个人一起去看人艺的话剧,Juniel看完回家,搞科研的和搞民谣的玩PS4,我和记者辩论社会问题,吵到一半困了,把观点和论据都记在一张纸上,约好明天继续吵。

  睡前民谣歌手给我们弹唱了他的一首新歌,是写给一个美丽姑娘的,我和搞科研的都说好,记者很不屑,说:“你这小情小爱的没意思,你得呐喊,懂吗?呐喊。”

  然后几个人互道晚安,各自回屋睡了,第二天早上博物馆会开个新展,他们让我带着去看看。

上一篇:邵雨薇综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