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技巧 >

杨永春:南京水库杀人案受害者女儿:抑郁症不是杀我妈妈的借口

2020-11-02 15:50 浏览:

杨永春:南京水库杀人案受害者女儿:抑郁症不是杀我妈妈的借口

  10月25日,南京市公安局溧水分局官方微博发布最新警情通报:10月22日17时许,溧水公安分局接群众报警,称溧水区一水库有两名女子溺水身亡。经初步调查,两名死者分别为史某某(女,43岁,溧水区人,生前患有抑郁症)、刘某某(女,47岁,溧水区人),两人曾为同事关系。10月21日12时许,二人相约前往溧水区某水库游玩过程中,史某某趁刘某某不备将其推下水,自己也一同落入水中,两人均溺水身亡。

  九派新闻记者联系到受害人刘某的女儿,以下为刘某女儿的叙述:

  10月20日,我和妈妈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偶遇到一个在某小区路边卖水果的女的,我妈妈和她攀谈了两句就走了。我妈妈说这是她十几年前的朋友,她应该就是史某,因为我不认识史某没法特别确定,但她们不是闺蜜关系。后来我听爷爷奶奶说史某和我妈妈是25年前工厂里的同事。

  第二天早上大概10:00左右,史某打电话给我妈喊她去爬山,告诉我妈妈她已经到楼下了,可妈妈并不愿意去,因为她还要给我做饭,我马上就要去上班了。可是不知道史某怎么劝我妈妈,把她劝了下去。

  一般情况下我妈妈都会在下午5:00去我单位给我送饭。我那天很忙,一直忙到5:30,我才想起来要吃饭,我还想怎么我妈妈还没有把饭送过来,我给她打个电话也是关机。

  随后我问我爸爸,我爸爸说也不晓得我妈妈去了哪里。因为我爸爸上夜班,我一直到晚上9:30下班才回到家,等我到厨房一看,案板上我妈妈中午切的肉丝已经风干了。可我爸爸听朋友说失踪人口超过24小时才能报案,所有就没有报警。

  等到10月22日下午2:00左右我爸爸报警,永阳派出所受理了。警察拿出了我们小区的监控录像截图给我爸爸看,问他图片里推着电动车一块儿走的两个女的哪个是我妈妈,我爸爸就说是穿橘色衣服的,警察问我爸爸却不确定,我爸爸说确定,然后警察让我们回家等消息。

  回到家后,我爸爸给我妈妈的好朋友杨阿姨打电话。因为在我妈妈被史某某带走的那天早上,我妈妈有联系过她,告诉过杨阿姨自己要和一个十几年前的朋友爬无想山,还问杨阿姨要不要一起去。可杨阿姨那天有事,就没有和我妈妈一起去。那时候我们才知道,我妈妈说的爬山是去无想山。

  于是我爸爸就想去无想山找我妈妈,正在路上警察就打电话说让我爸爸过去做笔录。我爸爸问他发生了什么事,警察就说我妈妈出事了,其他什么都没讲,出了什么事也没说。

  等我们到了警察局录笔录时,才知道我妈妈掉水里去了。当时警察也没有说为什么掉水里去了,怎么掉水里去了?因为那天下雨,我们就猜可能是史某和我妈妈骑电瓶车路太滑掉进水里了。

  大概晚上5:00左右,警察就告诉我们尸体已经打捞上来了,我们主动提出去殡仪馆看一下尸体。等我们回到家,警察也来到了家里,让我们签了一个解剖尸体的单子,好了解一下真相。然后警察告诉我们在家里等待尸检报告就可以,他说大概两三天报告就会出来。

  可在那天晚上,网上就开始传我妈妈被史某推下水的监控视频,那时我们才知道我妈妈是被史某杀了的。

  10月23日,我们打电话给永阳派出所的警察,警察说这个这个事情不归他们管了,案发地在洪蓝要去找洪蓝派出所。后来我们联系到洪蓝派出所想了解一下情况,那边警察告诉我们要等两天,等尸检报告出来。

  10月25日,我们看到了警方的通告,说史某有抑郁症,证实了史某杀了我妈妈,我们也是在那个时候知道杀我妈妈的人姓史。我妈妈也只是史某十几年前的朋友,爸爸和我不认识。

  10月26日也就是今天,我们去了洪蓝派出所打听情况,一个姓任的警官就说要等尸体鉴定报告下来。我们提出看一下完整的我妈妈被史某推下水的视频,他说要问一下领导,然后就去出警了。我们等了好长时间,他回来后又说这个案子属于谋杀,也不归他们管,让我们去找永阳派出所的刑警大队。

  所以我们又坐车回来,回到我们一开始报案的地方。在永阳派出所三楼问一名刑警,刑警又跟我们说,尸体鉴定报告要等7天,让我们在家里面等。然后我们问他能看不能看监控视频,他讲那个视频不能给我们看。我们问他什么时候能看视频,他说要等法院开庭才有可能会给我们看视频。

  他还说有那个精神方面疾病(抑郁症)的人,他的行为在正常人思维看来就是非常不正常的,但他自己认为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正常的。

  这句话很耐人寻味。他还让我们去找个专家去问问抑郁症这个事情,为什么抑郁症会杀人,可我们哪认识什么专家。其他就什么都不跟我们说了。

  可是抑郁症一定不是史某杀我妈妈的借口。我也得过轻度抑郁症,我知道我发病时思维很清晰,没有说想要杀人,我就搞不明白了,这为什么要推到抑郁症上面去呢?

  到今天为止,案发到现在已经6天了,警方还没有给我们一个清楚的说明,对方也没有上门道歉,一点回应都没有。

  我们想不通为什么她要杀我妈妈。如果说史某和我妈妈有矛盾有仇,或者我妈妈有欠她钱,我们都会知道,也会主动给警察提供线索。

  我们希望警方能给我们一个清楚的说明,而不是说因为抑郁症。

  刘某与丈夫合影。九派新闻记者赵翔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