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爱生活 >

李崇霄:幼小的逼与粗壮的肉棒(上)H

2020-11-06 03:36 浏览:

李崇霄:幼小的逼与粗壮的肉棒(上)H

  怎么也要不够她(肉)由言情中文网(m.sunkeyu.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欢迎光临,]

  (这一章H是兄妹回忆哟qwq)

  南方的冬天不会下雪,但下起雨来却比下雪还要阴冷许多。好在别墅里装有地暖,无论外面如何狂风肆虐,屋内都是温暖如春的气温。

  空旷的房间里,诺诺坐在空白的画架前望着玻璃窗上滑落的雨水兀自发呆。这个位于别墅三楼的房间是郑疏泽专门给她准备的画室,房间三面墙都是巨大的落地窗。除了画画,若若也很喜欢到这个房间来看书,白天的时候只要拉开窗帘,整个房间都会被屋外的绿意包围,让人无端的感到心情晴朗。

  若是在这样一个透明的房间里和疏泽zuo+-ai,会是怎样一种感觉呢……不知怎的,若若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这样一个念头,很快她便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这想法已经产生了,她便控制不住地继续想了下去。很快,她开始感觉自己的xiao+xue控制不住地一张一合了起来,ying-dao壁不断地努力挤压着,想要让自己空虚的xiao+xue得到一点安慰。

  若若的身体本就十分敏感,而这样的行为确实有一些作用,微妙的快感从si-chu传遍全身。只是这样的快感让她更加难耐了,不一会儿,一大股温热的湿意便从花瓣中流出,润湿了她的diku。

  “恩……”她不禁夹紧了自己的双腿,发出一声难耐的低吟。自从十一岁那年被疏泽cao过之后,她的身体便越发饥渴。只要他在她身边,她的neiku几乎很少有干燥的时候。

  那天晚上也是一个雨夜,呼啸的狂风将她卧室的推拉窗户吹得砰砰直响。漆黑的房间时不时被惨白色的闪电照得如同白昼,小小的若若将自己裹在被子里,努力的让自己做好心理准备,等待迎接闪电之后的那一声轰鸣。

  “啊——!!!”等待了几秒钟之后,巨大的雷鸣声轰然而下。若若虽然早就告诉自己要做好准备,但仍然被这直颤心房的轰声吓到尖叫了起来。屋外的轿车们显然也受到了惊吓,一时间到处都是尖锐的报警声。若若捂住心口,浑身都在颤抖着。

  待到雷声渐渐消散之后,窗外又只剩下了哗哗的雨声,但很快另一道白光再次照亮房间,已经被吓到极限了的若若终于呜咽出声,抓起枕头跌下自己的小床,拖鞋都来不及穿便跌跌撞撞地直接冲出了门外。

  闪电之后很快就会有下一个雷鸣,若若仿佛觉得有一个可怕的巨大怪兽就紧紧追在她身后,对巨响的恐惧将她的心脏捏得紧紧的。爸爸妈妈的房间在一楼,她已经来不及去找他们了!若若一手紧紧地抱住自己的枕头,另一只手拼命敲着隔壁卧室的房门。

  “哥哥!!!哥哥!!!——”她颤抖着哭叫着,只祈求房内的人能快点将门打开。快一点,再快一点啊!要是再不开门就要来不及了!!

  听见门外传来的稚嫩哭声,年轻的男人连忙放下手中的书本,下床走到了房门前。他刚刚拉开房门的同时,一道震天动地的巨雷在雨声中突然炸开,他还什么都没有看清,便只感觉一个带着甜香的柔软小身体猛地扑进了他的怀抱,他条件反射性地连忙伸出双手接住了她。

  “呜——!!!”她的小手将他的腰抱得好紧,一张小脸深埋在她怀中,身子明显在瑟瑟发抖,如同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动物。

  郑疏泽很快便了然,小女孩都是害怕雷声的,刚才的响雷的确是有些太大了,他的小妹妹一定是被吓坏了吧。

  “若若,别怕别怕,哥哥在这儿。”他笑了笑,将一只大手伸到她头顶,温柔地抚摸着。

  “哥哥!!!”若若抬起头来,脸上挂着泪珠,“哥哥陪若若睡好不好,若若好怕!!!”

  郑疏泽先天基因本就不错,又是富裕家庭中长大,从小营养充足,再加上后天的良好锻炼,身体健壮而又修长,身高足有187。11岁的若若今年才刚刚长到140,她把他抱得那么紧,小小的胸脯紧贴着他的下腹,一双圆圆的杏眼还水雾朦胧地望着她,这场景不禁让他倒抽了一口冷气,下身却渐渐有些发热起来。

  这个小丫头今天居然把自己送上门来了。

  郑疏泽犹豫了片刻,终于开口道:“好。”

  他弯下腰,把仍在颤抖着的小女孩抱了起来,一只大手拖着她的小屁股让她靠在自己肩头,另一只手则去捡被她丢在脚下的枕头。小女孩的体重很轻,他单手便能牢牢地抱住她。他将她抱回了自己的床边,又将她轻轻放进被子里,然后才回到床上。

  “哥哥,抱抱我。”他刚一躺shangg,小女孩便如同八爪鱼一般扑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身体。男人的身体不禁一僵,好半天后才终于伸出手臂,轻轻搂住了这个娇小的人儿。

  “哥哥,是不是若若太重?让你累到了?”若若趴在他的胸口上,抬起头来望着他,一张粉嫩的小脸微微皱着,却是说不出的可爱。

  “怎么会呢,若若那么小,一点也不重。哥哥一只手就抱起来了。”他再开口的声音已经自己都不曾料到的低哑不堪,小妖精软软地趴在他怀里,柔若无骨的小手还不安分地在他的胸口乱摸着,真是要命。

  “那哥哥的呼吸为什么那么急?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若若看着身下低喘着的男人,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她在电视上曾经看到过,人如果生了大病,也会有这样的xi。

  “是的……哥哥身体不太舒服。”他的大手捉住她bainen的小手,并将她一把拉到了自己的下身,“若若帮我摸摸这里好不好。”

  若若的手被男人的手掌紧紧地压在了一个硕大而又滚烫的棒状物体上,并随着他的动作被迫在上面roucuo着,这让她的脸颊一下子红到了耳根。若若11岁了,这个时代的孩子们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懵懂无知,她知道自己手下的东西是什么,也知道这个东西变成这样代表着什么,只是她不明白,他的哥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哥哥,你的ji-=ji……怎么硬了?”这样羞人的话若若还从来不曾说过,但是她的哥哥一直很疼爱她,两人之间亲密得没有一丝间隙,于是她便放心地将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小女孩的yin语对男人来说无疑是一剂猛烈的**,他再也忍不住地一把抱紧怀中小小的温软躯体,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了身下,掰开她柔嫩细滑的大腿,将自己的下身强硬地挤进了她的胯间。

  若若被男人炙烫健壮的身体紧紧压在床上,小脸羞得通红,一颗小心脏在心中砰砰直跳,但她并不觉得害怕,因为她知道,她的哥哥绝对不会做伤害她的事情。过去他也时常对自己亲亲抱抱,那种时候他的身体都会这样发热,但若若喜欢他炙热的体温,她贴着这样的他,觉得很舒服。

  虽然明白男人为什么会变硬,但到底是没有经历过情爱的小孩子,若若被他压在身下的满脸娇羞的模样仍然带着一种特别的天真烂漫。但他已经彻底忍不住了,他将自己肿胀的下体紧贴上了她双腿间的凹陷,隔着两层布料磨蹭起来。小女孩的xue口被硕大热烫的性器压得紧紧的,一时之间喉中竟然忍不住地溢出一声jiaoyin。

  他的小女孩对xingshi是有快感的!那一声微弱的shenyin让男人的ji=ba又胀大了几分,他撑在她身体两侧的手臂已经暴起了青筋。他控制住自己想要立刻把rou+bang插进她逼里的强烈yuwang,微微抬起上身,从床头的柜子里摸出了一个小瓶子,接着又回来,伸手抚上她纯白色的小neiku,一把拉扯了下来。

  若若实在太小了,她的那里也那么小。这个小小的粉嫩性器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他曾经在夜晚时悄悄进入她的房间,褪下她的neiku,一边舔吻她的yin+一边自亵。从那时起他便已经做下了要她的决定,只是没想到这一天那么快就到来了。

  还好他早就有了准备,这个小小的药瓶是他的一个朋友送给他的。里面的药膏能够唤起少女强烈的xingyu,并沉浸在极致的快感之中,从而减轻破身的痛苦。他的性器尺寸对于成年女人来说都有些让人害怕,若是他没有这样一瓶性药,还真是不知道如何才能得到她,毕竟他根本不舍得若若受到一点伤害。

  彻底褪下小女孩的neiku,他俯下身,温柔地一口吻住了她光滑无毛的xue口,接着他惊喜地发现,他的若若竟然已经湿了。

  “唔——!”

  若若被这突如其来的吸允激得浑身一颤,发出了一声呜咽,小小的洁白脚趾都蜷缩了起来。虽然她过去被舔允的时候都是在睡梦中,但这并不妨碍她的身体记住这个行为带来的快感。很快从rouxue中流出的液体便越来越多,若若的身躯在床单上扭动着,tunbu被不受控制地微微抬起,追随着男人的脸摇晃起来。呜咽声一点点变大,渐渐变成了充满qingyu的shenyin。

  “若若好骚……刚才被我的ji=ba蹭了两下……竟然就湿了。”郑疏泽埋在她双腿之间,一边吻着她,一边说着。他的性器已经肿胀到了极限,虽然舌头舍不得离开这个xiao+xue,但如果再不快点进入她,他就快疯掉了。于是男人抬起身来,将药瓶打开,将一半的膏体涂抹在若若湿润的xiao+xue上,yin+,yinghe全都涂满。剩下的一半则被他涂在手指上,缓缓送进了rouxue里面。

  “啊——!!!恩啊……”下身忽然被异物入侵,若若不禁惊叫起来,但却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一种陌生的快感。她感觉到男人粗糙的手指在她体内不断旋转,似乎在涂抹着什么。那手指不断顶弄着roubi的感觉让她控制不住地颤抖。

  “呼……我的骚宝宝,不要咬那么紧……放松……”紧紧只是插入了一根手指,郑疏泽便已经是满头大汗。他的小宝贝怎么会紧成这样!她幼嫩的ying-dao里仿佛有着无数的小嘴,死命地吸允着他,只是一根手指而已,居然能被搅紧到无法动弹。

  他将手指退出,又重新涂抹上药膏,继续送进rouxue,如此反复着,直到一整瓶药膏全被塞进了她紧窄的ying-dao。少女不断扭动着的身躯在他的身下渐渐开始泛红,嘴里发出的shenyin也越来越难耐。她开始xi着,双手主动搂住了他的脖子,一双迷蒙的大眼镜染上了一层浓浓的qingyu,她竟然哭了,她哭着将身体贴上他,嘴里开始胡乱叫了起来。

  ======================

  =简繁分隔线======================

  (这一章H是兄妹回忆哟qwq)

  南方的冬天不会下雪,但下起雨来却比下雪还要阴冷许多。好在别墅里装有地暖,无论外面如何狂风肆虐,屋内都是温暖如春的气温。

  空旷的房间里,诺诺坐在空白的画架前望着玻璃窗上滑落的雨水兀自发呆。这个位於别墅三楼的房间是郑疏泽专门给她准备的画室,房间三面墙都是巨大的落地窗。除了画画,若若也很喜欢到这个房间来看书,白天的时候只要拉开窗帘,整个房间都会被屋外的绿意包围,让人无端的感到心情晴朗。

  若是在这样一个透明的房间里和疏泽zuo+-ai,会是怎样一种感觉呢……不知怎的,若若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这样一个念头,很快她便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这想法已经产生了,她便控制不住地继续想了下去。很快,她开始感觉自己的xiao+xue控制不住地一张一合了起来,ying-dao壁不断地努力挤压着,想要让自己空虚的xiao+xue得到一点安慰。

  若若的身体本就十分敏感,而这样的行为确实有一些作用,微妙的快感从si-chu传遍全身。只是这样的快感让她更加难耐了,不一会儿,一大股温热的湿意便从花瓣中流出,润湿了她的diku。

  “恩……”她不禁夹紧了自己的双腿,发出一声难耐的低吟。自从十一岁那年被疏泽cao过之後,她的身体便越发饥渴。只要他在她身边,她的neiku几乎很少有乾燥的时候。

  那天晚上也是一个雨夜,呼啸的狂风将她卧室的推拉窗户吹得砰砰直响。漆黑的房间时不时被惨白色的闪电照得如同白昼,小小的若若将自己裹在被子里,努力的让自己做好心理准备,等待迎接闪电之後的那一声轰鸣。

  “啊——!!!”等待了几秒钟之後,巨大的雷鸣声轰然而下。若若虽然早就告诉自己要做好准备,但仍然被这直颤心房的轰声吓到尖叫了起来。屋外的轿车们显然也受到了惊吓,一时间到处都是尖锐的报警声。若若捂住心口,浑身都在颤抖着。

  待到雷声渐渐消散之後,窗外又只剩下了哗哗的雨声,但很快另一道白光再次照亮房间,已经被吓到极限了的若若终於呜咽出声,抓起枕头跌下自己的小床,拖鞋都来不及穿便跌跌撞撞地直接冲出了门外。

  闪电之後很快就会有下一个雷鸣,若若仿佛觉得有一个可怕的巨大怪兽就紧紧追在她身後,对巨响的恐惧将她的心脏捏得紧紧的。爸爸妈妈的房间在一楼,她已经来不及去找他们了!若若一手紧紧地抱住自己的枕头,另一只手拼命敲着隔壁卧室的房门。

  “哥哥!!!哥哥!!!——”她颤抖着哭叫着,只祈求房内的人能快点将门打开。快一点,再快一点啊!要是再不开门就要来不及了!!

  听见门外传来的稚嫩哭声,年轻的男人连忙放下手中的书本,下床走到了房门前。他刚刚拉开房门的同时,一道震天动地的巨雷在雨声中突然炸开,他还什麽都没有看清,便只感觉一个带着甜香的柔软小身体猛地扑进了他的怀抱,他条件反射性地连忙伸出双手接住了她。

  “呜——!!!”她的小手将他的腰抱得好紧,一张小脸深埋在她怀中,身子明显在瑟瑟发抖,如同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动物。

  郑疏泽很快便了然,小女孩都是害怕雷声的,刚才的响雷的确是有些太大了,他的小妹妹一定是被吓坏了吧。

  “若若,别怕别怕,哥哥在这儿。”他笑了笑,将一只大手伸到她头顶,温柔地抚摸着。

  “哥哥!!!”若若抬起头来,脸上挂着泪珠,“哥哥陪若若睡好不好,若若好怕!!!”

  郑疏泽先天基因本就不错,又是富裕家庭中长大,从小营养充足,再加上後天的良好锻炼,身体健壮而又修长,身高足有187。11岁的若若今年才刚刚长到140,她把他抱得那麽紧,小小的胸脯紧贴着他的下腹,一双圆圆的杏眼还水雾朦胧地望着她,这场景不禁让他倒抽了一口冷气,下身却渐渐有些发热起来。

  这个小丫头今天居然把自己送上门来了。

  郑疏泽犹豫了片刻,终於开口道:“好。”

  他弯下腰,把仍在颤抖着的小女孩抱了起来,一只大手拖着她的小屁股让她靠在自己肩头,另一只手则去捡被她丢在脚下的枕头。小女孩的体重很轻,他单手便能牢牢地抱住她。他将她抱回了自己的床边,又将她轻轻放进被子里,然後才回到床上。

  “哥哥,抱抱我。”他刚一躺shangg,小女孩便如同八爪鱼一般扑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身体。男人的身体不禁一僵,好半天後才终於伸出手臂,轻轻搂住了这个娇小的人儿。

  “哥哥,是不是若若太重?让你累到了?”若若趴在他的胸口上,抬起头来望着他,一张粉嫩的小脸微微皱着,却是说不出的可爱。

  “怎麽会呢,若若那麽小,一点也不重。哥哥一只手就抱起来了。”他再开口的声音已经自己都不曾料到的低哑不堪,小妖精软软地趴在他怀里,柔若无骨的小手还不安分地在他的胸口乱摸着,真是要命。

  “那哥哥的呼吸为什麽那麽急?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若若看着身下低喘着的男人,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她在电视上曾经看到过,人如果生了大病,也会有这样的xi。

  “是的……哥哥身体不太舒服。”他的大手捉住她bainen的小手,并将她一把拉到了自己的下身,“若若帮我摸摸这里好不好。”

  若若的手被男人的手掌紧紧地压在了一个硕大而又滚烫的棒状物体上,并随着他的动作被迫在上面roucuo着,这让她的脸颊一下子红到了耳根。若若11岁了,这个时代的孩子们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懵懂无知,她知道自己手下的东西是什麽,也知道这个东西变成这样代表着什麽,只是她不明白,他的哥哥为什麽会变成这样。

  “哥哥,你的ji-=ji……怎麽硬了?”这样羞人的话若若还从来不曾说过,但是她的哥哥一直很疼爱她,两人之间亲密得没有一丝间隙,於是她便放心地将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小女孩的yin语对男人来说无疑是一剂猛烈的**,他再也忍不住地一把抱紧怀中小小的温软躯体,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了身下,掰开她柔嫩细滑的大腿,将自己的下身强硬地挤进了她的胯间。

  若若被男人炙烫健壮的身体紧紧压在床上,小脸羞得通红,一颗小心脏在心中砰砰直跳,但她并不觉得害怕,因为她知道,她的哥哥绝对不会做伤害她的事情。过去他也时常对自己亲亲抱抱,那种时候他的身体都会这样发热,但若若喜欢他炙热的体温,她贴着这样的他,觉得很舒服。

  虽然明白男人为什麽会变硬,但到底是没有经历过情爱的小孩子,若若被他压在身下的满脸娇羞的模样仍然带着一种特别的天真烂漫。但他已经彻底忍不住了,他将自己肿胀的下体紧贴上了她双腿间的凹陷,隔着两层布料磨蹭起来。小女孩的xue口被硕大热烫的性器压得紧紧的,一时之间喉中竟然忍不住地溢出一声jiaoyin。

  他的小女孩对xingshi是有快感的!那一声微弱的shenyin让男人的ji=ba又胀大了几分,他撑在她身体两侧的手臂已经暴起了青筋。他控制住自己想要立刻把rou+bang插进她逼里的强烈yuwang,微微抬起上身,从床头的柜子里摸出了一个小瓶子,接着又回来,伸手抚上她纯白色的小neiku,一把拉扯了下来。

  若若实在太小了,她的那里也那麽小。这个小小的粉嫩性器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他曾经在夜晚时悄悄进入她的房间,褪下她的neiku,一边舔吻她的yin+一边自亵。从那时起他便已经做下了要她的决定,只是没想到这一天那麽快就到来了。

  还好他早就有了准备,这个小小的药瓶是他的一个朋友送给他的。里面的药膏能够唤起少女强烈的xingyu,并沉浸在极致的快感之中,从而减轻破身的痛苦。他的性器尺寸对於成年女人来说都有些让人害怕,若是他没有这样一瓶性药,还真是不知道如何才能得到她,毕竟他根本不舍得若若受到一点伤害。

  彻底褪下小女孩的neiku,他俯下身,温柔地一口吻住了她光滑无毛的xue口,接着他惊喜地发现,他的若若竟然已经湿了。

  “唔——!”

  若若被这突如其来的吸允激得浑身一颤,发出了一声呜咽,小小的洁白脚趾都蜷缩了起来。虽然她过去被舔允的时候都是在睡梦中,但这并不妨碍她的身体记住这个行为带来的快感。很快从rouxue中流出的液体便越来越多,若若的身躯在床单上扭动着,tunbu被不受控制地微微抬起,追随着男人的脸摇晃起来。呜咽声一点点变大,渐渐变成了充满qingyu的shenyin。

  “若若好骚……刚才被我的ji=ba蹭了两下……竟然就湿了。”郑疏泽埋在她双腿之间,一边吻着她,一边说着。他的性器已经肿胀到了极限,虽然舌头舍不得离开这个xiao+xue,但如果再不快点进入她,他就快疯掉了。於是男人抬起身来,将药瓶打开,将一半的膏体涂抹在若若湿润的xiao+xue上,yin+,yinghe全都涂满。剩下的一半则被他涂在手指上,缓缓送进了rouxue里面。

  “啊——!!!恩啊……”下身忽然被异物入侵,若若不禁惊叫起来,但却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一种陌生的快感。她感觉到男人粗糙的手指在她体内不断旋转,似乎在涂抹着什麽。那手指不断顶弄着roubi的感觉让她控制不住地颤抖。

  “呼……我的骚宝宝,不要咬那麽紧……放松……”紧紧只是插入了一根手指,郑疏泽便已经是满头大汗。他的小宝贝怎麽会紧成这样!她幼嫩的ying-dao里仿佛有着无数的小嘴,死命地吸允着他,只是一根手指而已,居然能被搅紧到无法动弹。

  他将手指退出,又重新涂抹上药膏,继续送进rouxue,如此反复着,直到一整瓶药膏全被塞进了她紧窄的ying-dao。少女不断扭动着的身躯在他的身下渐渐开始泛红,嘴里发出的shenyin也越来越难耐。她开始xi着,双手主动搂住了他的脖子,一双迷蒙的大眼镜染上了一层浓浓的qingyu,她竟然哭了,她哭着将身体贴上他,嘴里开始胡乱叫了起来。

  []

  言情中文网(m.sunkeyu.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怎么也要不够她(肉)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sunkeyu.com